徐子沫不是墨

偶尔临摹 偶尔原创 偶尔写文…
微博私问

我觉得每家主子都会钻进去…!
p2和我喝奶茶
p3是自拍!

表白琼黎!

琼黎:

#正片#
#凹凸世界##雷安#

·由于没有摄影条件艰苦用手机拍片渣像素
·原本就画质感人,被压过图后更加感人了
·本片全程两人操作
·借梗拍片,有授权
·花絮比正片多系列x

主要人员:
雷狮:cn徐子沫@徐子沫不是墨  (coser+摄影+排版后勤)
安迷修:【原po】cn琼黎(coser+妆面+摄影+后期+排版)

参与人员:
金:cn沐玖汐(金
后期:(因为最后没有用上小可爱修的图,原po自己努力修了一下,但是真的很感谢这位后勤,人超好,很好说话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p1 原图
p2 授权
p3 短小的正片
p4-5 花絮
p6 原po的前排k列
p7 沫沫的前排k列(k她啊!快k她!!!)
p8 1/23落成的魔都凹凸大队招募
p9 安哥给你们比小心心,能不能kkk?求您了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琼黎的拍(sui)片(sui)感(nian)想(nian)

首先很感谢沫沫,大冷天的出来拍这套片真是为难她了,条件艰苦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,这是沫沫的第一套片但是条件这么艰苦也委屈她了qwq……超感谢!爱您!!!(比心心

其次,我知道这套片各种质量渣,无论像素还是后期排版什么的都很糟,手机拍摄没有办法,暑假真的真的会认真再请摄影拍的!只是想,拍都拍了就尽力把它弄好!我也是各种第一次,这样对待一套片子,我也是第一次,还请各位多多包容……

最后,拍片遇到各种小可爱大可爱组成了大队很开心,希望有更多小伙伴可以加入大队!借着正片给大队打个广告!之后会有群宣的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再次感谢所有参与人员!谢谢!(比个大大的心心)

【雷安】伪正片
没错雷狮就是我。
想要扩的小伙伴们私戳
已授权
安哥是@琼黎 
好了结束了

那个…是临摹
很毁,打草稿距离有点过了有大半年,勾线的时候发现草稿看不太清了【那时也并没有认真打,勾线就问题重重…】本打算放弃了不画的,想想不能这么对老叶,今天就完成了。
md以后再不想拿红笔涂色了,真的浪费。还会和黑笔混在一起,颜色非常恶心。
各位观众老爷们周末愉快哦~

【雷安】演员的自我修养6

酒瓶里的液体流进圆柱形的玻璃杯,待这白色泡沫快要漫出来,他终于停了手……虽说他平时自己在家都是用罐装的,方便嘛……翘开来擦擦直接喝,就是有点脏,所以还是特地去买了瓶装。

雷狮举起酒杯,没来由地喊了一句。

“为我们的爱情干杯。”

虽然听起来有点扎耳,但实际上没什么毛病。在剧里他们也确实是情侣,只是在现实……

“嗯对,为我们的合作友谊干杯。”

雷狮藏在刘海下的眉毛不自觉一抽,笑了笑。真是谨慎……合作友谊,现实连友谊都没有是吧……

但我们雷狮老大是不会气馁的【误】

他看了眼面前的意面,可谓是色香味俱全了。

想想自己平时泡的那些……真的是面吗!!

面也分三六九等的是吧…一定是面太劣质了【其实是厨师的问题

要是这样的人,能天天给自己做饭吃就好了呢……

【痴心妄想!】心底有个声音对他咆哮着喊着。

坚定的、好像真的只能这样了。




天色已暗,边际还留着太阳的余晖,把那一片天照得橙红,下一秒又变幻成玫红色。

口有些干,抬头想喝酒。却发现对面那人……

脸红了。红的不成样子。莫名让人想起了天边那团火烧云……

又看了眼旁边的酒杯,几乎还是满的。

我竟然遇见了传说中的一杯倒吗……

不不不这是一口吧!

“安迷修,你不行啊……”明明已经看出来了,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“…嗯,我……没事。”

什么没事啊?!话都说不清了。

“就这酒量…还敢在我面前喝。”雷狮心道。“也不怕我……真是没警戒心呢。”

“有些热呢,去吹会儿风吧。”说罢,雷狮站起身就走。可迟迟没听见另一个人的脚步声。

忽地他顿了一下,道:“一起。”

安迷修愣了愣,撑着桌子,跟他朝窗外走去。



雷狮家境本身就很好,出身于表演世家。他的爷爷那一辈都是现在尊称的老一辈艺术家。包括他的父母、哥哥,也都是演员或者歌手。提起他的哥哥,雷狮和他的关系一直很僵,原因不明。并且他在演艺界算是天赋异禀的年轻人了,骨子里自然是有些骄傲的。而且敢作敢为,不是那种只会说而做又是另一回事的人。曾经下定决心要改变表演方式,遭到一群自诩“艺术家”的老人家群起攻击。多的我就不说了……如果想看我写番外吧。咱先把主线做了。

回到现在,他把手臂搁在窗台上,享受着落日余晖。看惯了早晨初升的太阳,他偏偏喜欢天边那一抹残霞。

可能因为是同一类吧。

他这么想着。转头看向旁边那人,也靠在窗沿望着。

对不起啊夕阳红同志,我怕是要背叛组织了。

也不知道是什么引他发笑,难得地嘴角弯了弯。

“讷,骑士。”他突然想起什么,打破了这一个世纪平静。

“怎么了?”被称作是骑士的青年转头看了他一眼,脸上写着疑惑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“……?雷狮你酒量比我还……”

“不不不…我认真的……”他竟感到惊慌,不想听到那三个字,就只能阻止……还没等着骑士说话,便被冰凉的唇堵住了嘴。

距离太近了,根本没地方躲。

想要挣扎,却是徒劳。他力气很大,被抓住了手,单手别到身后。另一手开始下一步骤……

骑士很快被那人娴熟的技巧弄得神魂颠倒,忘了自己为什么而来,控制不住地跟着他颤动。像是被触电了一样,一阵酥麻,腿也软了。又被野蛮地一把按在墙上,托住他修长的双腿。

他突然缓了下来,抱起衣冠不整的骑士。在他耳边轻轻道:“宝贝儿,这墙太凉。”又低头在他唇间触电似的舔舐一口,力道用得恰到好处,仿佛是为了勾出他的魂。

他看着怀里的骑士强装镇定,脸憋得都有些绯红了。突然感到后脑勺被重重一拍,突如其来的偷袭也没把他拍得“清醒”。

他笑笑,又是那一抹不怀好意的笑。骑士再无法冷静了,侧过脸在人乳头那儿轻咬一口。

他脚步顿了顿,低下头道:“终于露出你的獠牙了呢,'我的'骑士。”

骑士不满于那人傲慢自负的态度,正想狠狠地、毫不留情再咬一口……却感觉被重重丢在柔软的床上。

“恶党……你来真的?”

“也不知道正直的骑士是哪里学来的花招,挺会勾引人……嗯?”勾起的嘴角毫无笑意。

反而闻到了一股醋味儿。

“要杀便杀…哪这么多废话。好歹也是成年人了。”

“你还是处吧。”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。

“什么?对不起我没听清。”

哎算了算了。试试就知道了。

还好这别墅旁边没什么人。

“你爱我吗?”已经不期待答案,好像早就知道答案。可还是忍不住想问。

就像是明明知道他不会爱自己,还是会孤注一掷地去尝试。

“不……唔!啊…哈……雷狮……雷狮你……混蛋啊!!轻点……”

真是的,有什么好问的。毋庸置疑的答案已经听够了啊。



半夜,天早就黑了。某一位酒量差到不行的骑士醉倒在被窝里不省人事。裸露的皮肤“伤痕”累累。

他爬起来,像只猫儿似的几乎没发出一点声音。走到窗台边,点起一根烟。

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,把玻璃门给关上了。也不管浓烟缭绕得多刺眼,只想把自己沉浸在其中。

被那人掐的背靠在墙上有点疼。

“还好不是梦。”

爽了。


-TBC-
时隔好久,我又更了!开心吗!!
车哦嘻嘻嘻嘻嘻…
各位元旦快乐!

新年快乐
接下来的一年我还会努力写文!
谢谢大家~

【雷狮】是自己瞎jb私设的
请各位观众老爷别取消关注啊喂!本来就没几个粉的……QAQ了
过去一个月事情可多…又是考试又是征训的 还请见谅
但实际上文是一直在抽时间码的 脑洞很多 在列大纲…总之会让你们看个爽的啦放心!
感谢那一路陪伴我的人们…
【哎其实这段话发出去也没人看的吧】

【雷安】演员的自我修养5


他将崭新的砧板放在桌上,翻了翻一旁摊成一堆的食材……

“雷狮你是食肉动物吗!”

几乎不带一点绿色,噢对,除了啤酒。

他不是给我下面吗…为什么要买酒啊,应该知道我不能喝酒吧……喝了基本上就是疯子一个。

还是不知道比较好吧…

回过神,他只能从里面挑出一盒比较精瘦的肉,毕竟他对饮食方面非常讲究,荤素搭配是最起码的吧……平时再扎一杯果汁什么的,长期以来的习惯,让他皮肤也很嫩,白皙得有些像女孩子。

他修长的手指握紧刀柄,将肉剁成末,在锅里倒了点油先炒熟。【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做】洗完锅后在里面煮了两碗添了点盐的清水,待水开后,又把意面放进去。一切做起来是那么的流畅自然,不如上一章某人那样——手忙脚乱。他还未察觉一旁有一双炽热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,只顾着认真煮面呢。

“喂,安迷修。”

他只觉耳边有一股温热的风,撩动发丝,挠得他有些痒,想着自己心悦的人儿就这样在耳边说话,好像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。他故作镇定,继续手上的工作:“怎么了?”

“你可真是贤妻良母啊……以后这些家务事就交给你了。”

“……啊?什么?在下没听清楚。”

“我可qnmd吧,本大爷都隔这么近了……”一旁那人坏笑着说,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拽过安迷修的手腕,往自己这一拉,另一只手顺势扶上他的腰,“这下听清楚了吗?以后就在这里煮饭给我吃。”

“自说自话……在下不同意。”

“难不成你还要本大爷重金聘你吗?”

“在下不缺钱。”

“缺人吗?”说罢他指了指自己。

“……再闹就不给你吃了。”明明是威胁的话,说出来不知怎地有些软绵绵的,像是在撒娇。

“好好好,我一边去。”然后他真的就跑到阳台那儿去了。懒洋洋地趴在栏杆上,安迷修不自觉地看着他发了会呆,头上不明所以地戴着长长头巾,身穿一件白色的短袖卫衣,边是蓝白条纹,衣服有些薄,隐约可见里面黑色紧身衣,一脚点着地,调皮地乱晃着。真是穿衣显瘦,脱……唉什么啊!快做面!他摇了摇头试图甩掉这根深蒂固的想法。

“嗡~~”

谁的手机响了?安迷修循声望去,发现不是自己的。一旁桌上黑色手机亮了,他低头看了看,是垃圾短信。卧槽等等,他刚刚在看什么啊?!

我的汇报演出吗!?

惊了!!!

天哪!!!那次怎么说呢……演得不是很好,自觉没有诠释出想要的感觉。啊啊啊啊其实是黑历史!!!

装作没看见好了。

他感到自己涨红了脸,想冷静一下,可像是有热血一直涌上他的心头,心里的小人免不住在猜测为何雷狮回看自己的视频,就算问了再多遍也得不出准确的答案——除非直接去问。

清醒的安迷修是不会做这种事的。


很快,面就熟了。他用筷子将面沥干,放在已备好的盘子里,稍摆放整齐。又洗锅,把之前炒熟的肉放进锅里与番茄酱混合【靠老子不会做饭啊】浇在面上。

他转过身,准备去叫一直看窗外发呆的雷狮,才发现他一直看着自己。

“吃饭啦。”因为隔了扇门,安迷修只是做了个口型。雷狮点点头,笑眼盈盈地走了进来。

那刚才是不是……

雷狮刚准备坐下,又像想起了什么:“我去拿点酒。”

“我可不喝……”

“好好好…本大爷自斟自饮总可以了吧。”手中的啤酒瓶碰撞在一起叮当响。

也没有拿开酒器,竟是直接用手掰开了。

是在逞强吗……安迷修看着他隐隐发红的手暗想。

“算了,我也来一点吧。”他破天荒地答应了。过了很久以后安迷修也不知道当时在想什么。还没喝酒就脑子发热了。

真是奇怪,在他面前,净是干一些冲动的事。


-TBC-
下章醉酒,猜猜会发生什么呢?
未检查,临近考试没时间,字数不多还请见谅

【雷安】演员的自我修养4


他环顾了下空旷的房子,想着把家里布置得像有人住过——他是个极简主义,几乎不会摆放什么多余的东西。他希望安迷修能够快点来,可又不想他在自己没收拾好之前来,因此挑了个离他家有些远的地方,发完消息自己先赶了过来。

什么事啊,自己话真是多。

雷狮都想抽自己一下。

明明根本不会做饭,还想给他下面吃?况且都这么晚了他会不会已经吃过了……那自己煮的面不是白煮了吗?

说着雷狮发现锅里的水开了。忙乱地转向灶台,小心翼翼将火调小一些。他从抽屉里拿出一袋方便面,犹豫了一下,又将它放了回去。

虽说他自己平时就随意地泡面吃了,不觉得有什么。但有客人来,何况还是他,总不能让他将就吃这个吧。

于是他关了火,冲出别墅,去小区里的便利店买了点食材。又不知道买多少,回来后就把一大包全摊在桌上了。

至此,雷狮看着桌子满意地想,这下总会有人住的感觉了吧?

乱=正常人的家。不管你们同不同意,反正雷狮是这么想的。

他把面丢进锅里,手上又玩起了手机,登上某站,点开自己的收藏,开始看视频。

安迷修汇报演出的视频。

他看了好多遍了,仿佛这样就能深入了解那个人。其实并不然。因为他在里面饰演了一位与他性格完全相反的恶人,嚣张跋扈那种。

怎么反倒有点像自己呢……雷狮又觉得自己这样想实在是太自作多情了,可能只是为了突破本来的自己,而不是顺着自己性格去挑战吧。至少当年他是这么想的。

“……嗯?怎么闻到一股糊味?谁家着火了吗……!”低头一看,面都干了!已经超越了干拌面的程度,大概是煎面?或者面锅巴?雷狮自嘲地笑了笑。自己果然不适合做饭。

真是可惜啊,好不容易有个表现自己的机会。

他感到有些懊恼,可又不得不承认这一事实。


“咚咚咚!”一阵不徐不疾的敲门声响起。

那家伙来了啊?

雷狮忙跑到门前,对着一旁的镜子整理了下服装,缓缓按下把手,将比平时有些厚重的门打开。

阳光有些刺眼的照了进来,似乎将这个没什么人味儿的地方添了点温馨。

不同于拍戏那会儿,安迷修没有穿一身黑色,相反他的衬衫是雪白的,袖子一长一短,也不如那时严肃地将扣子扣整齐,领口松松的,还挂了根领带。

再看他蓬乱的棕色头发,好像刚睡醒似的,让雷狮总想上去揉一把这个可爱的人儿。

“请进吧,面已经下好了。”雷狮不咸不淡地说了句,抑制着内心深处的真实情感。

“好,在下可以进来……只是……”安迷修的脚步犹豫了下,鞋子脱到一半又不动了。

“怎么了?你对本大爷的厨艺有什么意见吗?”虽然是在问他,但雷狮的语气又是那么的毋庸置疑。

“没……但好像有什么东西糊了吧!?”安迷修也终于不客气起来。

雷狮又邪魅地笑了笑,紫色的瞳里好像藏着巨大的阴谋:“贼船都上了,你还想往哪儿跑呢?”

安迷修踩上鞋子,转身欲走,雷狮一手将门关上,另一手扶上他的肩,以免这刚到手的猎物到处逃窜。

“……行。你松手,我吃还不行吗?”安迷修的眼睛躲闪着,眉头皱了起来,似乎很不情愿一样。

嘁,我还不如个糊面么?


雷狮看着那人默默走向餐桌,轻轻将凳子抬起来挪,几乎不发出一点声响——这可真是与平日的雷狮大不相同,他哪管那么多,反正是自己家嘛,直接拖出来就是了。他的话,在演员里教养算是不错的了。

说起来,他好像并无父母……从小都是他师父带大的。他师父是圈里的一个怪人,秉承着不知何处而来的骑士道——安迷修的多半就是从他这里来的。

“你怎么不吃?”雷狮道。对面那人一直对着盘子发呆,想什么入了神。

该不会是怕我下毒吧?

“那我先吃了啊。”他说罢拿起筷子尝了一口。

“卧槽?!”

“怎么了?”安迷修道。

“太特么好吃了。”雷狮含糊道,强忍着笑了笑。

“好吃你倒是咽下去啊?”

雷狮起身跑向厨房的垃圾桶。扶着墙站了好久。

“雷狮,没必要那么麻烦的……”安迷修走到他身旁。

“你不想吃我下面了?”雷狮又来了兴致,似乎乐衷于说一些明显的h段子。

“e党你……故意的吧。”安迷修抬眼看了看他。

“要不……你下面给我吃?”

安迷修愣了一下,又看向雷狮。他愈发看不清这人了,那紫色的眼睛里,透露的究竟是邪恶还是纯真啊……

“……好,只是在下的厨艺一般。”无奈答道。

忽地安迷修感觉脖子一紧,好像有什么东西勒住了他的脖子,条件反射地扯那根绳子。

“喂,至于吗?围裙罢了。”没安全感的家伙。

他叹了口气。

“噗…没想到啊e党,你还穿围裙的?”安迷修再忍不住,终于笑出了声。任由着身后那人为他系围裙。

围裙很新,少女粉印着樱花瓣,像是专门准备的一样。


-TBC-

赶出来了……

各位观众老爷们要是喜欢的话请点小爱心大拇指,如果点了对话框我会非常开心的!

还有就是家里新来了一只猫,叫Kenny【梗源于SP】

【雷安】演员的自我修养3


他挠了挠自己蓬乱的头发,软软瘫在床上。

想要闭着眼睛睡一会,以消去耳根有些烫的温度。可那脑海里满是那个男人对他的笑容,紫色的眼睛闪烁着光,可以看到他眼中的自己。虽然说的话是挑衅,但他真的很喜欢。

不管是嘴角弯得恰到好处的弧度,还是那精致俊朗的五官,让人难以忘怀。

尽管外面对他的看法褒贬不一,安迷修还是很仰慕他。

安迷修比他出道稍晚个两年,就读于凹凸戏剧学院的时候也曾听同学提到过他。说他以前是校草,人长得帅那自然不用说,学习成绩很好,表演也非常有天赋。喜欢自由发挥,虽与剧本不同,但都是有过之无不及。因为被提到的次数实在太多,安迷修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,上网搜集了一些,在学校下载好,回寝室看。不得不说这是个比较独特的癖好,不是因为寝室没有网,只是因为不会卡,那99%加载的速度实在是令人难受,看完就删——这是安迷修的习惯。

可没想到至今还保留着。

若是有观看视频的记录次数,那一定不下百次了。

视频大概讲的是雷狮汇报演出的话剧,之后他就毕业了。

因为太过于优秀的成绩,被一位著名导演看上,出演一部电影,虽然在里面只是男配反派,但他精湛的演技让所有人都眼前一亮,大获好感。从此一炮而红。

某娘百科是这么写的,安迷修这样概括了一下。

就算是人红是非多,也不至于有那么多黑粉。

主要还是因为他嚣张不安分的性格,让一些老戏骨的粉丝感到不满。雷狮全新的创意就像一场全新的革命,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
不过那个男人好像天生就喜欢挑战,乐在其中。

最后当然是成功了。

话不多说,先回到他看汇报演出的时候。

视频很高清,他看见雷狮当年还有些稚气未脱的少年脸,但眼中的紫色火焰好像随时会喷发出来,那是他对演戏的热情。

剧情是凹凸学院人人都熟知的《凹凸世界》,是他们校长亲自拟的题目。大纲有,剧情主要还得靠同学自己编。每一位毕业生必定要表演的节目。

让安迷修有些意外的是,雷狮出演的是一个正义至极的人——所信奉的正义之道与安迷修的达到了谜之相似。让他心跳免不了加快了一拍。

台词背的很顺,那是演员的基本素养——安迷修这样想着。声音很有特色,有些低沉,但让人听着很舒服。再是动作上,到后面高潮部分,有一段他与另一学长的打斗戏,他手握利剑,眼神透露着对维护世界的渴望,不论是演的还是什么,安迷修从这个与他毫不相干的人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他挥剑斩向那人,那人堪堪挡住,他接着冲势往前进了几步。明明不是真刀真枪,在他手里划出了银光,俩兵器在摩擦中溅了火花,发出有些刺耳的声音,让人一时难以分辨真假。直到安迷修放大之后才发现那刀真的没有开过刃。不觉地松了口气。

这人可真是拼命啊。

不知道自己若是落到他手上,胜能有几分。

安迷修一直被动作导演的老师夸奖非常有天赋,特别是对于难以把控的双刀。可看到雷狮那样的表演却心生了一丝犹豫,但同时又迫不及待的想要与他交锋。

虽然离毕业还早,虽然可能永远都不会和他对戏,安迷修依旧一遍又一遍地看那场话剧。模仿着他的一招一式,同时脑海里思索该如何接招、如何取胜。下课后总是往道具组借双剑,悄悄地练习。想尽量隐蔽,但难免会被有些有心人注意。

毕业后,安迷修受校长的推荐,进了一家公司。

那家公司非常不错,不过一年,便把安迷修打造的焕然一新。顺利地出道,顺利地成了众目睽睽的明星,顺利地吸引了一大批小迷妹,同样很顺利地……

将与雷狮一起出演耽美剧。

安迷修觉得这顺利得未免有些过头。

还有耽美剧是什么鬼啊???

接到这消息安迷修一开始是拒绝的。

就算他很想与他对戏,但这个剧情……未免太刺激了点。真不愧是天才导演凯莉,脑洞可真大。

安迷修最后答应了,不知道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还是……

他躺在床上,望着有些刺眼的灯光,想着昨晚的事情。

他和雷狮真的没干什么,就是语音聊天对了一会戏,时间不长,也就一个晚上嘛。

越靠近才越了解到,雷狮这个人真的很奇怪。

他竟然想让自己跟他视频聊天。

没,没必要吧。那是的安迷修用毛巾擦了擦裸着的上半身,听声音就可以了。

安迷修一个人住在别墅里,明明可以免提外放,但他就喜欢插着耳机。结果被他声音苏了一晚上,早晨起来头皮发麻。

安迷修也不是经常熬夜,因为记性很好,也不需要费很长时间去背剧本。只是昨晚正对戏对到兴头上,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不提时间,忘我地沉浸在这部剧中。说实话,凯莉除了取名有些废,剧情还是一等一的吸引人的。就连安迷修业赞叹不已,不愧是同届隔壁编剧班的学霸。

安迷修扶了扶额头,感受到熬夜带来的一阵阵头痛,心想自己是被他如何鬼迷心窍地一晚没睡,但又想想他也和自己一样头疼吧,就饶了他。不光如此,还打电话去问候。

下午一点左右。

“喂,恶党,起床了没?”

“……早就起床了好吧。你呢,吃了吗?”声音听起来懒洋洋的,像是没睡醒。

“嗯……还没。”其实他刚刚下了碗面,垫垫肚子。可还是不由自主地答应了。

“来我家吧,本大爷亲自下厨。”安迷修有点后悔,他偶然在电视上看到过雷狮作为特邀嘉宾去做饭,先不说卖相了,你起码能吃的下去吧。评委给面子吃了一口,下一期就没看到那位了……

随即安迷修就看到他发了个地址给他。

有点偏呢……他也没多想,揣上钥匙就出发了。


-TBC-
抱歉各位有点晚!
最近考试有点多所以……【拖更了一会】不过还是更了嘛!努力码字ing…